當Uber能夠賣的不只是方便和冰淇淋

寧可拖著行李,不停地盯著手機螢幕上不停移動來移動去的小車圖示,卻也不願意舉起手去招攬身旁那些多到數不完的空車,當下便清楚地知道:自己在異鄉發現到Uber那超越於「便利性」的價值。

 

一星期前去了一趟新加坡,本來的計畫是想由樟宜機場坐 MRT 到 City Hall,再搭計程車前往訂好的 Airbnb 住所。出發前就有詢問過一些朋友,大家都說在新加坡搭乘計程車是挺方便的,價錢也算合理,所以也就不是那樣的擔心。只是當自己準備要出站時,突然有個念頭閃過:咦?新加坡應該有 Uber 吧?這裡是新加坡耶!不知道像 Uber 這樣的共享經濟,在這裡是不是發展的比台北更完整?

 

滑開 Uber App 就看到滿滿的小車頭圖示跑呀跑,但是有別於台北,Uber 在新加坡有和當地計程車合作形成 UberTAXI 團隊,還提供了$1 off 的 discount。既然如此,當下便決定不在街上隨機招計程車了,我想來體驗體驗一下新加坡的 Uber。

 

走出 City Hall Station,選了一個好定點,立馬就 Uber 了一臺車。這次選擇了 UberTAXI,不單單是因為那$1 off 的誘利,還是因為當地所釋出的空檔車數,還是以 UberTAXI 為大宗。在等待和操作上都和其他國家的 Uber 沒有任何差異,就是因為如此當下就有一種強烈的親切感竄湧…

 

SLM Screen In-App ShotPhoto Source: bitspiration 

 

幾分鐘後,由 Uber 所指定的 Taxi 就出現在我面前;跟以往一樣我們彼此點頭示意,確認好身份後我便上車告訴他目的地的地址,這一切就像是在台北和舊金山一樣(喔!新加坡是右駕,所以我是坐後座的左邊,這點是不一樣的呢!)。上車後莫名的親切感與好奇心的驅使下,我便興奮的問起司機先生:”It seems like Uber is really popular in Singapore huh?” 這位司機叫做 Tiam,他點點頭用可愛的 Singalish 說,”Yep, although we’ve started it for just like a few months, it’s popular now.” 。

 

路程很快就抵達我的目的地 River Valley Road,就和在其它國家一般,我確認著計錶螢幕最後的金額,點頭致謝後便下了車。沒錯!這就是我最喜歡 Uber 的原因:不用當下親自處理結賬這麻煩的部分,但不得不說這也是對普遍消費者最致命的地方:當省去掏錢付款的這個動作,你我都會很容易忘記「正在花錢」這件事情。(就感覺 Uber 好方便好像不用錢似的…)縱使消費者的信用卡早已被綁定在 Uber 那端,錢也不會因此就少付,但是當付款的「行為」當下被省略,花錢所帶來的「罪惡感」就會被削減。說直白一點:就是不會痛啦!早已經有許多心理學研究提出此理論,這也是爲甚麼在結賬時刷信用卡和付現金也會有些許的認知差異。

 

當然手機支付又更勝於信用卡消費,畢竟在某些程度來說,刷信用卡只是媒介的改變(由付現金改爲卡片),而現今的手機支付不單只是改變了媒介(去現金化),更是消除了付款的行為儀式(到目的地就下車,帳單爾後寄給你)。不得不說,花錢花的好方便,也花的好沒有感覺!當然在此,我個人是相當支持行動支付的。它不只是方便、環保、又有效率,是大時代的趨勢,而這相關議題有太多太多可以拿出來探討的。

 

在異地坐 Uber 會上癮。在那之後的幾天內,我又陸續在新加坡搭了兩次 Uber,每次的狀況都是旁邊有滿滿的計程車,自己卻發了狂似的就是要叫 Uber。甚至有ㄧ次因為 location 定位不精準,而被 driver 取消 request,還是堅持再花時間重新再 request 一台。當路邊即刻有那麼多空車可以搭乘,當你還要再花時間等待一台和路邊計程車看起來一樣的計程車,到底是怎樣的原因,讓自己如此渴望 Uber? 是因為行動支付的方便性?還是我對它已經產生所謂的品牌忠誠?

 

也許都有,但是當我寧可拖著笨重的行李,不停地盯著手機螢幕上不停移動來移動去的小車圖示,卻也不願意舉起手去招攬由自己身旁經過那些多到數不完的空車,當下我便清楚地知道:自己在異鄉發現到 Uber 那超越於「便利性」的價值。

 

那是一種獨自到達一個新的國家,環顧四週是如此的不熟悉,可是卻在那小螢幕上找到一絲絲自己習慣的「文化規則」。你會很清楚接下來所會發生的流程,像是如何叫車與下車,那一切都是可以掌握的,就像是上次你在台灣的 Uber Experience 一樣 ; 縱使在不同文化和語言的國度,你和他(那異國的 Uber driver)依然說著一樣的語言,We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: The Uber System。這一切的一切讓你就算是出國也不會感覺到陌生,不用去擔心以國家為基礎的文化差異所產生的衝擊,甚至還有淡淡的他鄉遇故知的歸屬感。

 

Uber 的 Unique Selling Point 就是它所建立起來的「次文化」: 你也可以說是一種親切感或是同屬感,它打破國家與國家的文化藩籬,只要你會搭新加坡的 Uber,你也一定會習慣舊金山的 Uber 。他也讓旅人在異地可以輕易的擁有安全感,因為你知道這些司機素質是良好的、是被 Uber 篩選過的 ; 除此之外,也省去了不同貨幣轉換的障礙以及不同文化在 “給予小費” 這件事情的態度。

 

這次的觀察下,也讓我開始思考:在某些地區特別是計程車便利性很高的國家,是否 Uber 早就計畫著鎖定旅人而非當地人?就像是台北或是新加坡,其實路上找計程車是很方便的,整體駕駛者素質也不算差,它所要去解決的問題就會和美國市場極度不同,所以是否 Uber 進入這些市場只是要把錨丟到 “世界村”、把策略版圖更擴大?這個假設我目前沒有定論,只是在這次新加坡之行,看到有別於以往的概念—這種跳脫制式以地域爲基礎的次文化,在慢慢地發酵中。當文化不再是以國家或地域為基礎,更多國際性的服務或是產品,在行銷策略和商業模式上就可以展現更高的高度。

 

補充:那次因為 location 定位不精準,而被 driver 取消 request 就是因為無法互相聯繫(我是台灣手機,司機無法撥打),而被取消的。會知道是因為第二個來接我的司機,也說他本想取消我的申請,就是因為看到我是外國手機號碼他撥不出去。在這方面的渠道 Uber 應該還要再修正一下!

 

2014.12.08 補充:對於最近 Uber 印度發生的事件 (女性旅人搭乘印度 Uber 不小心睡著,起來發現自己在荒野被強姦),讓我對 Uber 的品質管理有些失望!那個讓旅人在異地可以輕易的擁有安全感,因為知道這些司機素質是良好的、是被 Uber 篩選過的,現在看來好像有待考究!縱使我們都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調閱過往紀錄就可避免的,但是其嚴謹把關還是需要的。

Comments

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.